不要关注!说不定下一秒又跑新坑了
自言自语 圈地自萌 全是瞎摸的鱼塘

【竹马】光(一发完)

预警:OOC 小学生文笔 私设有 提前致歉 

 查梗恐有不全  如有雷同……交个朋友?

 

二宫和也一直觉得自己的心里缺了一块。

 

自他记事起,他就能看到每个人周身环绕着的金色光芒,大多数都就像是清晨缓缓升起的太阳在雾霭中散发出的柔和光晕,它像是人们内心的某种映射,不同人的光芒强度和形态也不一样。

当二宫和也还是小和也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地躲避周身光芒黯淡的人的亲近,在对方张开怀抱迎接自己的时候,缩在妈妈怀里哇哇大哭。

“小和为什么不愿意要叔叔抱?”妈妈牵着小和也往回走的时候好奇地问。

二宫和也拉着妈妈小拇指的小拳头紧了紧,皱了皱自己因为刚刚哭过还有些粉红的鼻子说:“因为那个叔叔一点都不喜欢我,他要抱我的时候……他的光都弱了下去。”

妈妈只当这是小孩子的异想天开,并没有放在心上。

 

随着年纪增大,二宫和也知道了自己和其他人看到的世界是不一样的。每个人胸腔那个跳动着的小小器官藏着的细微情绪和生命状态,是真实地在自己眼前敞开了。人们都怀着只属于自己的隐秘情绪,在彼此的社交圈里来回周全,而他只需通过每个人身上的光就能猜测到他们的真实感受。

如果说出去的话,所有人都会对他感到恐惧和厌恶的吧。

二宫和也和车窗上反光的自己对视,窗上的少年穿着略显宽大的衣服,攀在扶手上,在拥挤的人群里显得更加瘦小,身边人们的光芒或明或暗围绕在少年的身上。

电车缓缓停下,人群推嚷着向出口靠拢,二宫和也拉住靠门的栏杆躲避这场浪潮。

等车门再一次关上后,二宫和也抬头看向反光的车窗,包裹着自己周身的,就只有透明的空气。

他能看到所有人的光芒,唯独看不到自己的。

年幼的二宫和也对此曾经感到恐慌。他像是被遗忘的对象,在人人都拥有光芒的世界里,他的周围一片虚无。他一度喜欢融入人群中,假装自己和其他人并无不同,但人潮总会有退去的时候,周身的空寂更显得自己像个异类。

现在的二宫和也不会再做无用的尝试了,他安安静静地活着,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旁观虚情假意,他不去深究是因为自己缺少什么还是这项能力的局限性,看着一群人逢场作戏已经够让他烦躁的了。

二宫和也抖了抖肩上被人群挤得扁扁的双肩包,在车门前站定,等着提示声响起。他要到站了。

夏日的风夹着暑气吹得人有些迷糊,二宫和也打了个哈欠,拖拖踏踏地往练习室走:“假期就是该在家里喝冷饮打游戏嘛!要不是为了那5000……”想到那笔出卖自己暑假的交易,二宫和也敛了声,认命似地低下头,加紧了脚步。

出于承诺,他答应妈妈加入了事务所,在这个夏天作为JR.训练。二宫和也以为他收获的只是作为“交易”的5000日元,而事实上他收获的远比设想的更多。

 

二宫和也不管多久都会记得和相叶雅纪相遇的那一天。

夏日早上的阳光不算强烈,透过练习室的窗户照进来,和每个少年身上的光芒融在了一起。二宫和也站在一旁,变换着角度让阳光在他的双脚上游走,听到老师推门的声音下意识抬起了头,却被跟在老师身后的少年吸引了视线。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最光彩夺目的少年。少年有着黑色的短发,额前的刘海软软地半搭着,在老师的介绍下略带羞涩地向大家鞠躬示意。二宫和也愣愣地听着少年做自我介绍,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相叶雅纪”这个名字就被他记入了脑海。

如果说之前,二宫和也一直用太阳的光晕来比喻人们周身的光芒,那相叶雅纪就是太阳本身。他周身的光芒,就像一团金色的火,蓦然照亮了二宫和也眼前的整个世界。

少年还是带着羞涩的微笑,走进Jr.的队伍里,在二宫和也同排的另一侧站正。透过正前方的巨大玻璃镜子,二宫和也能看到那个少年,在一团金色的火焰中,目光灼灼,浑身透露出青春特有的活力和朝气,当他跟随着领舞者的动作伸展身体时,仿佛是太阳鸟在舒展开它丰满的羽翼。

他太过耀眼了。二宫和也收回自己的视线,努力不去注意那个闪耀的存在。

那个时候的二宫和也还不知道,那个叫做相叶雅纪的少年即将点燃自己的人生。

 

第一次和相叶雅纪交流是在一次广场的表演前,二宫和也戴着耳机听着等下表演的音乐,踩着节拍半眯着眼睛想动作,余光却一直感觉有一个亮堂堂的影子在面前走来走去,扰得他没办法集中精力。

“喂!”二宫和也摘掉耳机,没好气地吼出了声,“你在干嘛?”

被问话的人顿了顿,没反应过来被别人形容成阴郁的少年居然在和自己搭话,下意识张望了一下,最后确认了才回答:“我……停下来就想上厕所。”

“你过来。”

相叶雅纪向二宫和也的方向挪了几步,在对方的眼神示意下坐到了他的旁边。二宫和也从书包里掏出一本漫画书扔进相叶雅纪怀里,说:“如果克服不了紧张就忘记它。”

相叶雅纪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低头看书的时候瞄到了二宫和也的鞋子:“诶!我们一个牌子的鞋耶!太巧了吧!”

二宫和也随口应了几声,希望相叶雅纪消停一会儿,重新戴耳机听歌,身旁的那人收到回应后反而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这是妈妈送给我的礼物哦,你是东京出生的吧?真好啊,我来自千叶,当时怕不适应这边的生活,妈妈就给我买了这双鞋当礼物……”

“啊,这期漫画我正打算表演完了回家买,听说这次开了新番,挺好看的……”

“……”

身边念叨着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二宫和也有些疑惑地转过去,就看到相叶雅纪低着头,腮帮子鼓鼓的,二宫和也推着对方的脑门把他抬起来,相叶雅纪一把抓住二宫和也的手,抬起头,眼泪汪汪的:“二宫,怎么办啊,他们要把我的漫画砍了啊啊啊啊……”

……

不管怎么样,二宫和也的方法还是成功地让相叶雅纪忘记了紧张。接下来忙碌的表演项目让他们没有办法再交流,只是在换装的后台,二宫和也偶尔会迎面遇上奔跑着去候场的相叶雅纪,他一边脱着外套一边跟相叶雅纪点头示意,对方挂着大大的微笑向他回应,在金黄色光芒之中奔向候场通道。

 

真是很有活力的一个人啊,二宫和也这样想。

夏天的太阳像是在耗尽最后的热度,在临下山之际,照得世界一片火红。已是黄昏,却没有风,被烧得正烈的云静止在天壁上。

二宫和也挠了挠被夕阳晒得有几分热度的右脸,轨道的远处还是没有动静,他不免心里有些烦躁。隐隐约约,他感觉右侧的发梢被悄悄吹动,他抬头看天,云却没有移动分毫。二宫和也转身想看看身后,右脸猝不及防被贴上了一个冰凉的东西,冻得他一激灵,下意识抓住,居然是一根棒冰。他抬头,眼前就出现了相叶雅纪笑得正灿烂的脸。少年前额的发被汗水微微打湿粘成一小撮一小撮的,眼睛因为笑容都快要看不到眼白,亮亮的黑色瞳仁像是纯净的黑曜石。

“小和,你也坐总武线啊?那咱们回家是一条路哦!”

二宫和也装作没听到对方改变的称呼,他撕开棒冰的包装袋,轻轻“嗯”了一声。身边的少年吸着棒冰还在感叹缘分真好啊,周身明亮的光芒像是永不会黯淡一样。

在那个快要结束的夏天,二宫和也遇见了他的太阳。

而相叶雅纪则是在回家打开门的那瞬间就扯着嗓子吼:“妈妈!我交到朋友啦!”

 

相叶少年的光芒太灿烂了,只要看到他,周围其他人的光芒都可以忽略不计。当太阳出来的瞬间,你还能注意到隐匿在它背后的繁星吗?

每次练舞结束后一起回家的两人,就在一天天新干线轻微的轰鸣声和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之中熟悉起来。一起去御茶水吃拉面,一起去逛音像店,一起站在黄昏的街头倒数等待所有街灯都亮起来的那个瞬间……

相叶雅纪经常会在背包里面装上一盒母亲做的小点心,天冷了就会扯着二宫和也往贩卖机里投几枚硬币,等着出物口“哐当”几声,掉下来两罐热乎乎的小豆汤。等车的时候,相叶雅纪就低头看二宫和也给他折起来的连载漫画,二宫和也则抱着游戏机死磕超级马里奥,偶尔通关了之后心情好就吃口相叶雅纪带来的点心,然后恶作剧似的凑过去给对方剧透,看着对方捂着耳朵大声抱怨的样子情绪更好了。

偶尔会路途中会耽搁一会儿,害怕赶不上末班车,着急的相叶雅纪一把拉过慢慢吞吞猫背走着的二宫和也就往车站跑。左手被体温略高的手掌握住的那个瞬间,那团金黄色的光芒也包裹了上来,二宫和也觉得自己心里缺失的那一块,像是在同一时间被补全了。

二宫和也没办法说清相叶雅纪对于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如果只是用同期、朋友、同乘者这样的头衔来形容,总感觉缺少了点什么。不过,他能确定的是,他的确贪恋和相叶雅纪共处时的温暖,甚至到后来,他仅仅只是看到相叶雅纪周身的光就能想象得出它的热度,和相叶雅纪的体温一样的热度,甚至还带着几分沾上汗水的湿润感。二宫和也明明该比相叶雅纪提前下车所以总是选择右边的座位,却还是一再推迟回家时间,嘴上不饶人地装作受不了相叶雅纪才会陪他等到御茶水站的首发,其实心里巴不得能够多待在一起久一点。

他当然没办法每时每刻都和相叶雅纪黏在一起,可就算是老盯着相叶雅纪,都感觉自己像个变态一样。二宫和也心里别扭死了,但还是忍不住在练舞的时候透过玻璃镜去看看那个少年。

那个少年周身笼罩着火焰般的光芒,照亮了一方天地。

二宫和也在每一个转身或者扭头的瞬间都能瞥见站在他对称位的相叶雅纪,少年周身的光芒那么明亮,饱含着热情和活力,连只是旁观者的二宫和也都在不知不觉中被对方传达出来的情绪所影响。

“二宫最近很有活力啊,继续保持!”

被表扬了的二宫和也下意识扭头看向他的对称位,正好对上相叶雅纪的眼神,对方愣了愣,朝他露出一个明朗的微笑,连周身的光都仿佛变得更亮了。二宫和也回头,感觉耳朵有些发烫。

 

后来的故事大家也知道了。

两个少年与另外三位少年作为组合出道,即使在夏威夷结成的时候,二宫和也还是对这一切都没有实感。

其他三位少年周身的光芒虽没有相叶雅纪的明亮,但谈论起组合的未来或是在作为成员进行工作时,他们的光芒也足够耀眼了。相叶雅纪是个特例,他的光只有更加夺目,从来不会在原有状态上减弱分毫,这已经让二宫和也惊奇到觉得相叶雅纪脱离人类的范畴了。作为人类,有疲惫有负面情绪不是该很正常的吗?可相叶雅纪不会。即使是在令人疲惫的工作他也只是在嘴上简单的抱怨着,然后依旧投入热情去迎接。

和这样光芒万丈的四个人在一起,是对的吗?身旁一片虚无的我,能够担负起给粉丝带来幸福和力量的偶像头衔吗?二宫和也问过自己很多遍。

他选择的这条路逼着他去正视自己一直以来拼命掩饰的秘密,不管是融入别人的光芒之中还是去凭借相叶雅纪带给他的温暖,都不能帮助他,他只能靠自己。二宫和也从来都不是愿意给自己找麻烦的人,他曾一度想要逃避目前陷入的窘迫状况,却被一个又一个工作绊住,只能拖延逃跑的时间。那四个和他年纪相近的少年围绕在他周围时发散出的光芒和热度,是二宫和也在那段日子里得到的最好奖赏。

而真正改变他想法的是那次握手会,即使在数年以后,二宫和也再次回想起那天的情况,心中还是会充斥起感激。

会场里拥挤的人群,粉丝们期待的目光和笑容,在握手瞬间对方周身瞬间明亮起来的光,二宫和也都记得。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被上帝忘记的人,可在那个时候他突然感谢起上帝能够给他这个机会,让他能清楚感受到自己原来也能带给别人快乐。他心甘情愿地完全接受了这样的自己,也愿意去作为偶像而努力。

“小和今天心情很好?”回家的途中相叶雅纪问。

二宫和也靠在对方肩膀上小小地点了点头,对方的光芒暖暖地包裹着自己,舒服得让他有些睡意。他没看到自己头顶翘起的一根头发刚好戳到相叶雅纪的鼻尖,那人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能皱着脸努力撅着嘴去挠挠痒。

迷迷糊糊中二宫和也听到相叶雅纪说:“那我们就这样一直开心地走下去吧。”

好啊。二宫和也想。也请相叶桑这样一直明亮下去吧,真的很令人安心啊。

 

相叶雅纪对于二宫和也来说是什么?

是竹马,是成员,是这个世间唯一如此明亮的存在。

没有光芒的二宫和也从来没有嫉妒过有这么闪亮光芒的相叶雅纪,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地明白对方有着一颗如同金子般灿烂的心。对方如太阳般发出光芒带给二宫和也能量,又用通透纯净的灵魂引领着二宫和也,他永远都在,只需要二宫和也一扭头就能看到他。这种安心感就像黑夜之后便是白昼,日光会照亮大地的每一寸那样为二宫和也所知晓。

直到那天,相叶雅纪在练习时突然捂着胸口跌倒,二宫和也跪在地下抱住他,听着怀抱里面的那个人一边喊痛一边大口大口地想要呼吸的时候,二宫和也看见他周身的光芒慢慢黯淡下去,像墨被滴入清水之中,一缕一缕,快要融进无边的虚无中。

二宫和也懵了。他只能看着工作人员从他怀里接过相叶雅纪,看他们把他放上担架。二宫和也想走几步,去追上他们,却被制止了。二宫和也看着相叶雅纪蜷缩在担架上,工作人员的光芒都将他的掩盖住了。二宫和也第一次发觉,原来相叶雅纪这么瘦弱,原来缩起来是这么小小的一团,原来这么小小的身躯居然发出过那么明亮的光芒。

工作人员来来往往,二宫和也还是呆站在原地,看着人群簇拥着相叶雅纪越走越远。

那天他独自坐新干线回家,下意识还是坐了右边的位置。扭头的时候,越过空气只能看到窗外一闪而过的昏黄灯光,他突然想不起来在没有相叶雅纪之前,自己的日子是什么样的了。

 

相叶雅纪被允许探病是三天以后。

二宫和也隔着病房的玻璃看到少年戴着氧气罩,安静地睡在白色之间的样子,突然犹豫了一下不敢进去。相叶雅纪周身的光芒和旁人一样朦胧,随着他的呼吸忽明忽暗。

二宫和也想了想,还是迈开了脚步。

他站在相叶雅纪的病床前站了很久,久到他听到隔壁房里护士催促探视者离开的声音才回过神来,窗外已经暮色四合。二宫和也几乎没多犹豫,挪着有些僵硬的腿闪身躲到窗帘后,听到查房护士越来越远的脚步声才慢慢挪出来。二宫和也搬了凳子,坐在相叶雅纪的床边。少年被夕阳照耀着的脸庞显得有了几分红润,却还是没有睁开眼,氧气面罩里的雾气时消时散,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射出小片阴影。

他的太阳陨落了。

二宫和也握住相叶雅纪的手,对方的手因为输液的原因而有些凉,他双手包住对方的手掌,小口地呵着气,想让它暖和起来,越抓越紧,深怕一松手对方就会消失。

夜深了,二宫和也不敢睡熟,他得躲避查房护士,所以每每听到脚步声都得马上反身躲到病床下。在他一次从床下起来后,膝关节小小的响了一下,随即就听到一阵轻笑声。他错愕地扭头,正好对上相叶雅纪湿漉漉的黑色眼瞳。

“小和,”对方轻声唤着,拍了拍自己床铺的右边,“到这里来。”

二宫和也踢了鞋子翻身上了床,扒着床沿躺下,深怕压到相叶雅纪。相叶雅纪用右手费力地想给二宫和也盖上被子,被二宫和也提前察觉了意图。二宫和也接过被子,向被窝里缩得紧了些,左手却被相叶雅纪抓住。

“真好啊,小和过来都不像他们一样会哭。”

“笨蛋,有什么哭的。”二宫和也的耳朵有些红。他没告诉相叶雅纪他有多害怕,甚至比第一次发现自己是唯一一个没有光芒的人更害怕。

“小和……”对方声音轻到接近气声。

“嗯?”

“真好啊,能和你在一起……”最后几个字轻飘飘的,快要捕捉不到。

相叶雅纪又睡了过去。

二宫和也嘟囔了几句,握紧了相叶雅纪的手。

神啊,我不需要太阳也不需要光芒,我就想这个人健健康康,平安喜乐。我只想和他一起走下去,这就够了,其他的我会完成。

哪怕他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明亮,也没什么,我依然能在人群中找到他。因为他是相叶雅纪,有着最闪亮的灵魂。

 

十六年后。

二宫和也盘腿坐在地上打游戏,家里的暖气温度刚好,就算坐在地毯上不穿鞋也不会冷。

浴室门打开,带出一大团水汽,二宫和也嗅了嗅,满意地闻出这气味和自己身上的沐浴露味道一样。自己恋人兼竹马走出来,擦着头发在自己身边坐下,周身的光芒丝毫不减当年。

二宫和也扁了扁嘴,这个人的身体状况只要好,不管再苦再累,始终是一团小太阳。相叶雅纪看身旁这人死死盯着屏幕完全没有理自己的意思,只好在对方的颈窝处蹭了蹭,半干的头发接触到皮肤,带了冰凉的触感,激得二宫和也一颤按错了键,没有躲开boss的致命一击。

二宫和也伸手就把相叶雅纪的头推远了一点,对方却贴得更紧:“小和你果然和看起来一样温暖啊!”

二宫和也没好气地回应:“你又在瞎说什么啊?”

“我没说过吗?”相叶雅纪一脸无辜,清澈的眼眸里映着二宫和也的疑惑神色,“你的身上有光哦!亮亮的,像太阳一样!在人群之中,我一眼就能看到你呢!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可好奇了,为什么别人都没有光,我也没有,就你有……”

 

 

FIN.

脑洞来自二大大抱熊猫的小野望 《造彩虹的人》

希望能看到这篇文的你 也能成为带给别人力量的小太阳啊w

评论(4)
热度(52)

© 糯米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