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说不定下一秒又跑新坑了
自言自语 圈地自萌 全是瞎摸的鱼塘

【朱白无差】When we walked together

RPS 不喜误入 ooc和私设有

 

朱一龙是不太喜欢夏天的。

他坐在篮球场边的台阶上,转着笔,膝上放着一本当道具用的高中数学资料。明晃晃的白日光晒得他只能半眯着眼睛看资料上的题,时间隔了太久了,解题思路都要想好久,也不知道是因为对自己记忆力感到沮丧还是阳光晒在露出的皮肤上的燥热,他有些心里有几分说不出的烦闷。

远处篮球场上的群演爆发出一阵欢呼,他抬起头看向声源处,站在人群中间的白宇好像刚命中了一个三分球,在导演示意这个片段拍摄结束后,对方有些得意地朝工作人员说了几句什么,朱一龙还没仔细分辨出来说话的内容,白宇就正好扭头和他对上了视线,像是生怕他注意不到似的,还伸直了手臂大力地挥着,朱一龙只好举起放在膝上的资料向他挥了挥。

这次拍摄其实出乎两人意料,本来只是为了合作唱片而拍摄MV,在和工作人员讨论具体内容的时候,不知道是谁提议说干脆用微电影的形式来做好了,他们本来就在纠结到底该用什么方式才能够更好地回馈粉丝的支持,听到建议之后便干脆地答应了下来。距离上一次合作演戏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了,细细回想起来时,反而发现自己竟然还是会怀念那段跟对方一起酣畅淋漓飙戏的日子。不过这次倒不需要他们表现多大的戏剧张力,微电影的背景设定在高中,两人需要表现青春年华时的一对朋友相互陪伴共同成长的故事,剧本只是勾勒了大致的内容,其他细节他们可以自由发挥,怎么舒服怎么来。

朱一龙是能想象得出白宇高中的样子的,但等到开机那天真的看到对方第一次穿着戏装校服出现的时候还是有些惊讶了,毕竟这是高中背景,被朱一龙开玩笑说长得有些着急的白宇为了迎合剧情只得将他“玫瑰花的刺”剃了个干干净净,看惯了对方留着胡子的样子,这突然一下改头换面倒是弄得朱一龙的视觉接受上有些不太适应了。

白宇毕竟是白宇,就算是校服也别想他规规矩矩地穿着,袖子被他卷到胳膊肘以上,仗着校服衬衫里面穿了个涂鸦图案的内搭就只是将衬衫扣子随便扣了几颗意思一下,而旁边站着的朱一龙就是另一个极端了,就算是闷热的夏天也老老实实地按着标准穿好校服,连最顶上的风纪扣都扣得牢牢的,和白宇对比起来,一看就是所有人眼中乖乖仔的样子。

白宇凑到朱一龙耳朵边悄悄说:“龙哥,你这样也就只能哄哄那些不了解事实的人,我可是知道你上课的时候睡觉睡到腿麻。”朱一龙表面上朝着工作人员们保持着乖巧的微笑,靠白宇那一侧的手肘不轻不重地朝白宇撞了一下,对方倒是绷不住直接笑出了声。

今天已经是拍摄第二天了,拍摄的主要是放学后的场景。镜头给到朱一龙时,他收起了心中那几丝烦躁,站起身,看着白宇向他奔过来。

“龙哥!”白宇几乎是小跑着来的。汗水布满他的额头,有几滴顺着他的脸颊向下滚动,打湿了耳边的发,又掉落在白色的校服衬衫上,晕开了一片深色的水渍。白宇丝毫不在意,笑嘻嘻地奔到朱一龙身边,把自己单肩挎着的书包往地上一扔,顺势坐了下去。朱一龙只好随着他重新坐回了刚才的位置,又拿起放在地上的矿泉水扔到白宇怀里,自己接着看数学资料。白宇飞快道谢之后拧开了瓶盖,一大口下去,矿泉水瓶里的水瞬间少了一大半。

白宇从运动疲累中稍微缓过来了之后就蹭到朱一龙身边去看那本练习题资料,他问:“做完了吗?”

朱一龙点头,说:“今天就只用做这两页……”

话还没说完,放在腿上的书本就被旁边的人抢走了。

“你干什么!”

朱一龙下意识地就想伸手再拿回来,但白宇飞快地将练习题塞进了自己书包里,拉上拉链,拽着书包肩带往背上一甩就站了起来,动作一气呵成,看得出来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白宇脸上还带着得意的笑,继续说:“这不是龙哥你写完了吗,我抄完了以后就能帮你增加点性价比,不然你看你费了多少脑细胞认真写了这么久,老师就只有一次批改机会,太亏了。”

朱一龙坐在原地仰头和白宇对视,盯了半天发现对方还是顶着满脸笑容丝毫没有不好意思,只得叹了口气,起身背起书包说了句“走吧”,就直接往校门口的方向走去,他不用回头就知道身后那人肯定会一蹦一跳地跟上来。

果不其然,对方的手臂揽上他的肩膀,手臂内侧的皮肤带着运动后的潮湿贴上了他的后颈。朱一龙下意识想避开,对上白宇的笑颜又只好作罢。

白宇趁着不收音的空档和朱一龙瞎聊:“听说龙哥你打篮球也很好啊?”

“还可以。”

“甚至还逃课出去看NBA?”揽着他肩膀的人说完这句话后自己先大笑起来,身体抖动的频率顺着手臂直接传给了朱一龙。

朱一龙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个人是从哪儿看到的消息:“你可不可以离粉丝的生活远一点,离我的黑历史也远一点。”

导演喊了“卡”,像是很满意两位的临场发挥。他们俩站定和片场工作人员道谢之后,这才算收工。

“没事龙哥,”白宇跟着他一直走到朱一龙的保姆车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历史是需要我们铭记的。”

朱一龙伸手作势要给白宇一拳,被白宇躲过。后者用他丝毫不标准的螳螂拳做了个防御动作的定格后,就着拳头向朱一龙挥了挥:“龙哥,我们明天见。”

“明天见。”

 

朱一龙上车之后接过拍摄之前就放在助理那里的手机,戴上耳机,按下播放器开始听歌。车还没开出去一公里,握在手里的手机就开始震动了。朱一龙解开锁屏,白宇的微信消息就弹了出来:“龙哥你看这个表情包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对方在这才分开的几分钟之内刷了多少条微博,又翻出来了粉丝“考古”出来的新梗表情包。朱一龙只得发了个省略号过去,换来了对方铺了满屏的“哈哈哈”。

助理转过头来就看到朱一龙笑得一脸无奈,心里就了然了:“和白老师聊天呢?”

朱一龙肯定地点头之后,就听到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助理感叹“两位的感情真好啊”。

朱一龙不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这么评价他们了,相信白宇那边肯定也是习以为常。说到底,大家只是惊异于他们结束了宣传期之后还能保持这么亲近的关系,明明全无合作需要了,按照惯例双方应该巴不得赶紧解绑免得被贴标签,偏偏他俩感情还能相比营业期间只增不减。

朱一龙其实也没有想到,当时只是想挑战一部新颖题材作品的自己居然由此收获了这么多——曝光度、流量、资源,还有能称得上知己的白宇。这一切的开始是作品带来的,而之后能维持下去的原因,只是因为这一切的主角是他和白宇。

那个时候影视剧带来的热度来得太快,出乎他们所有人的预料。社交软件上的数据和互动毕竟只是虚拟的数字,而在工作期间他和白宇听到了越来越响亮的应援,真实地看到了等待着他们的粉丝时,他们几乎也是有些惊慌的。

风头正盛的三个月,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能迅速抢占热搜,粉丝群体的扩大也引起了不少的风波,朱一龙只是偶尔点进超话或者热搜标签时都能看到几方粉丝群体在掐架。他早些年倒是经历过自己被别人的粉丝进行负面评价的,这种粉丝群体互相攻击也不是没在其他明星的相关中见过,只是轮到他和白宇的名字成为掐架时顶着的修饰语时,朱一龙就有些无措了。

白宇是认定了的朋友必定要为其两肋插刀的那种人,他也是,既然是朋友,那必然将对方的一切都画进了和自己相关的圈子里。朱一龙看到粉丝掐上热搜了之后,就更急了,那个时候白宇正在宣传新剧,如果看到之后对心情没影响是肯定不可能的,更何况掐来掐去的还都是他们自家人。

娱乐圈的变化太大,每个人在这片巨大的水域里浮浮沉沉,在这一刻或许你高人一等,等到下一个浪头打过来的时候,你就不知道在哪里了。

本来抛开利益相关而能够结交的朋友太少,又加上营销号的绑定炒作还是网络风潮里带的节奏,总是免不了捧一踩一,到后来正主巴不得赶紧分道扬镳,粉丝那头也是想“提纯净化”。

朱一龙一心只想提供更好的作品,不太懂饭圈的运营,可他见过太多明星之间因为风言风语而心生间隙的例子。正如他解释自己名字时说“我是朱家一条龙”那样,朱一龙心里是有傲气的,他不想自己和白宇成为那种俗例。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和白宇好好谈谈,只是在苦海中修炼心性许久了的朱老师,怀着一腔热血,却找不到到底和白宇怎么聊这个话题的办法。

 

后来倒是白宇自己找来了,展开一次交流的办法其实很简单,白宇发微信消息来说:“龙哥!在吗?吃鸡吗?”

还没等朱一龙缓慢地打完字,他就看到白宇在对话界面疯狂发着:

“嘿!龙哥!吃鸡吗?有时间吗?”

“龙哥?”

“龙哥!我只能来两局了啊啊啊马上就要上飞机跑行程了!”

“龙哥,龙哥,龙哥在吗?龙哥上游戏吗?龙哥来吃鸡吗?龙哥来打游戏吧!龙哥……”

朱一龙:“……”

他只能删掉自己对话框里面还没想好措辞的“白宇我想跟你谈一下……”,然后飞快打下一个“来!”

白宇在机场候机,他们只能打手游端双排,朱一龙建好房间看到白宇进来之后,就听到对方窸窸窣窣戴好了耳机,为了避免打扰到其他人压低了声音后说:“龙哥,我好了。”

朱一龙是打算借着这个机会尽量把自己的态度说清楚的,两个人最近的行程是越来越紧,说不定下次能搭上话是多久了。白宇跟着朱一龙跳伞,朱一龙选了个渔村和城中间的小点,人少,也方便跑圈,可以好好聊。

他们一边聊着天一边慢慢搜,人少的弊端是两个人搜完之后每人只有一把小手枪。

“这样不行啊龙哥,我们往城里再走走。”

城里人多,毕竟他们俩都没有称得上能用的枪,只能一起行动扫楼。他们一边搜物资,朱一龙一边问:“白宇你最近刷微博了吗?”

“刷啊,每天刷,”白宇说到这个还有点嘚瑟,“我还学会了怎么打榜怎么更格式,龙哥你下次上剧我也帮你刷数据。”

“谁跟你说这个了。”

朱一龙点到即止,他知道白宇能明白过来的。

白宇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嘿嘿地笑,唤着:“哥哥,你在这儿别动。”

朱一龙心里抖了抖,白宇一般叫他龙哥,叫他哥哥的时候就带上了几分撒娇的意味,多半是这人又想到什么恶作剧了又不让他拒绝才会用的套路。朱一龙叹了口气,操纵角色站在了一个小隔间里。他能怎么办呢?

结果白宇飞快扔了个破片手榴弹,把朱一龙卡死在原地,自己飞快地溜了出去。

系统提示朱一龙的角色被队友误伤倒地。

朱一龙:……

“白宇你幼不幼稚……快来拉我。”

白宇连忙拉他起来,趁着朱一龙打血补状态的空挡,说:“哥哥你看,大家都这么穷了,我如果炸了你或者撞了你,你第一个反应是我在跟你闹着玩,而不会想到我是不是故意的然后舔你的物资。”

“龙哥,我也会是这样的,完全信任你。所以不要管别人怎么评价,我们相处得舒服就好了。”

朱一龙知道自己白担心了,对方表面上大大咧咧,其实早就看透了自己想说的,心里清楚得跟明镜似的。

朱一龙记不得后面他们还说了什么,记忆模模糊糊,全都被四面的枪声冲散了。他拿着冲锋枪一路带着白宇突进决赛圈,到还剩两队左右的时候白宇就找了片草木茂密的高地趴下了,也让朱一龙离近点一起趴,然后开了狙击枪的瞄准镜蹲人。游戏中的他们像是和镜头前的人设交换了,朱一龙反而是耐不住性子巴不得跑到人前奋勇杀敌的那个,而白宇则更重视结果,只要能赢,他愿意一动不动地趴在原地到结束。

白宇怕朱一龙等得无聊,又出去给人当靶子,假借“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带着他转移注意力,一边盯着地图等毒圈缩小。

那天的最后,朱一龙照着白宇给的方位用一个手榴弹炸出了胜利,开局前的复杂心情也被炸得烟消云散,就只记得他们说好的“不论热度高低、营业与否,外面就算再风起云涌,他们处得舒服就行了”。朱一龙也想明白了,那些因为嫉妒或是猜疑分开的朋友,压根不是感情出的问题,而是心。就算再怎么甩锅给外界的原因,最熟悉对方的也只有彼此,真正会影响交往的人也只有彼此罢了。

白宇比朱一龙小了有两岁,白宇偶有着年纪小的名头和朱一龙闹恶作剧的,朱一龙也知道对方不过是带着撒娇的意味。在人前,白宇是开朗直爽的大男孩,但他们所在的这个圈子哪有这么舒服可以让你率性而为,白宇只不过是在镜头允许的范围内展示他给予的最大化真实罢了,其余的低落敏感,饶是朱一龙与他算是亲近之人也没看见过几次。朱一龙见过白宇忍着伤病工作的样子,身体不适也绝口不提,若你去问他又毫不掩饰地承认然后简单带过,简单到你会觉得他本身就对此毫不在乎。

可是哪有人一开始对劳累和辛苦就是没有委屈的呢?哪有相比自己的心情更重视旁人的呢?

朱一龙把额头贴到冰凉的车窗上,突然想见见那个自己还没认识过的小白宇。于是,当晚,朱一龙就梦到了。

 

梦里他听到有人在喊他,他睡得沉沉的,分出神志去清醒花了他好大的力气。一睁眼,就看到白宇坐在他的面前,趴在桌子上盯着他,没有多少烦躁倒是一脸的无奈:“我都叫你好久了,下午的课都上完了。”

朱一龙环顾四周,教室里空空荡荡的,夕阳的余晖从窗户外照了进来,把墙和地面都染得红红的。中学时期的白宇倒不是朱一龙想的那样,他的校服倒是好好穿着的,只是因为怕热才把领口的纽扣解开了两颗,少年的面容白白净净,五官还是朱一龙熟悉的模样,却丝毫找不出白宇想要宣扬出来的校霸气息。

像是察觉到朱一龙的失神,白宇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咋了,还没睡醒呢?”

“不是。”朱一龙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检查了下有没有残留的口水印,然后视线转到睡觉时被自己压在头下面的数学练习册,趁白宇没注意,飞快合上了有自己口水印的那一页。他问:“现在几点了?”

“五点都过了!你中午就睡过去了没吃午饭,熬到现在不饿吗?”

朱一龙摸了摸自己现在才隐隐泛上饿意的肚子,有些疑惑地问:“那你中午为什么不叫我?”

白宇翻了个白眼:“我叫得动吗……好了,现在睡醒了吧,快点起来,我们还有一个小时去吃完晚饭回来上晚自习。”

“等等,”朱一龙叫住了准备起身的白宇,对方还没开口问怎么了,他就接着说,“腿睡麻了,要缓缓。”

“……”

梦里的布局是朱一龙他们拍摄微电影的场景,又加上了他高中母校的场景来完善构造。一切都是朱一龙熟悉的记忆,只有白宇是硬生生凭空闯了进来,偏偏还没有丝毫的违和感,朱一龙甚至觉得他本来就是和自己在一起的。就像现在,白宇坐在自己对面吸溜着他放学后经常去的那家店的牛肉面,朱一龙仿佛能感觉到万千个日夜就只是这一瞬间的重复,他们可能在无数个平行时空中已经相伴走过了很久,而那无数个时空中的身影此刻在他的眼前重叠了。

白宇吃掉了碗里的最后一根面条,又喝了几口汤,放下碗就盯着朱一龙碗里的牛肉块。朱一龙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看自己碗里的最后一块牛肉,在白宇期待的眼神中将它夹了起来,顿了顿,然后放进了自己嘴里。

嗯,还是很好吃。

晚自习是自愿参与的,班里坐着的人也不算多。白宇的座位是在朱一龙的右后方,他俩的同桌都不在,白宇索性直接坐到朱一龙的旁边,朱一龙从放在右手边的书堆上取资料的时候,就能看到白宇趴在桌子上看书而完完整整对着朱一龙的后脑勺。少年的头发没有烫染过,软趴趴地搭着,头顶上还有因为白宇蹭来蹭去而翘起来的几根发丝,随着白宇的动作晃呀晃,挠得朱一龙心里痒痒。朱一龙没忍住伸了手,把翘起来的那几根头发压了下去。白宇莫名其妙地转头看他,皱着眉,眼睛圆溜溜的,朱一龙突然明白了为什么粉丝们总爱把白宇比成猫,是有点像的。

“趴着看书容易近视的。”

白宇满不在乎地咧嘴一笑:“戴眼镜多帅啊,特成熟。”

熊孩子,朱一龙想,你成熟去吧,过几年有你哭的,九零后最老成的男明星。

 

梦里的场景切换得有些杂乱无章,下一秒钟,朱一龙就站在教学楼里望着外面的瓢泼大雨一脸愁容。

“龙哥,”白宇从他背后走了过来,“怎么还没走啊。”

朱一龙叹了口气:“我没带伞,你呢?”

“雨下这么大了?我也没带。”

两人陷入沉默,外面的雨滴近似黄豆那么大,把楼前那颗老梧桐的树叶砸得噼里啪啦的,又跌落到地面积起的水洼里,溅落起更大的水迹。

“走吧。”白宇先出了声。

“怎么走?不是都没带伞吗?”

“那这么等着也不是办法啊,”白宇抓起朱一龙的手腕,没给他拒绝的机会,“冲啊!”

两人一同冲进了大雨里,雨水瞬间洗去了黏在他们身上的夏天的闷热感。朱一龙刚开始还想用手挡挡雨,发现丝毫没有用之后就放弃了,认命似地让夏天的雨肆意打湿他的全身,只是被白宇紧紧握着的手腕处还能感觉温暖和干燥。他们奔跑着去迎接夏日的清凉,踩过积水的水洼打湿了小腿和鞋子,街边昏黄色的路灯在雨中安静地站立着,将男孩们的影子慢慢拉长。

白宇仿佛很满意现在的处境,一边跑一边朝着朱一龙笑,少年刚刚展露出棱角的脸庞又被雨水洗涤出了柔和。

或许是被雨淋湿了的缘故吧,白宇的身上像是闪着光,朱一龙有些失神,也难怪白宇会走上这条路,因为他本来就像一颗小太阳。只是朱一龙有点煞风景地想着:原来小太阳的眼皮是一单一双的啊。

 

白宇的脸有片刻的模糊,等朱一龙眼前图像再清晰起来的时候,白宇正顶着夏天明亮的阳光,骑在自行车上在看他:“你在想什么啊?再不快点上课就要迟到了。”

朱一龙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取下书包,一边在包里翻东西一边问白宇:“你吃早饭了吗?”

“吃了啊,我喝了包牛奶。”

“光喝牛奶对胃不好,你本来就容易胃疼。”朱一龙从包里翻出来了一包饼干扔给白宇,又翻身骑上了自己的自行车,“拿去,到学校就吃。”

“诶,好!看在你天天给我带早餐的份上,龙哥,今天中午我请你吃午餐!”

“你随意。”

朱一龙不理会白宇,蹬着车就走,白宇咋咋呼呼地在后面喊,朱一龙向前骑出了约一百米就放慢了速度等白宇追上来和自己并肩。

“你怎么什么都比我厉害啊,长得比我好看,成绩也好,连车都能骑得比我快。”白宇夸张地做出捶胸顿足的表情,“龙哥,你让我们这种无一是处的人怎么活?”

朱一龙猛地刹车,一脸正色:“小白你不准这么说。”

“啊?”白宇被朱一龙的突然严肃弄得有些无措。

“你很好,你非常好,你以后还会比现在更好,你会点亮很多人的人生,所以你不准这么说自己。”

 

“龙哥……龙哥……”

朱一龙抬起脑袋,有些无奈,自己怎么又在课上睡着了。讲台上数学老师还在滔滔不绝,朱一龙的后脑勺被什么东西弹了一下,然后那东西又随着惯性掉到了他的桌子上。朱一龙捡起来一看,发现是橡皮擦块。朱一龙扭过头去,看到白宇还在用直尺切他那块面目全非的橡皮擦。

朱一龙把白宇扔过来的那一块又扔了回去,正中对方脑门,他满意地对白宇挑了挑眉。白宇气极,抬头打算还击,刚好对上老师的目光。白宇趁着朱一龙还不知道自己也被抓包,连忙举手表忠心:“老师!朱一龙用橡皮扔我。”

朱一龙立马转过身:“老师,是白宇先扔我的。”

“那是因为他上课睡觉!”

朱一龙不语,睁着大眼睛试图蒙混过关,奈何老师压根不吃这一套:“你们两个都给我去教室外面站着,别耽误大家时间!”

身后的白宇闷闷地应了一声。

全班哄笑。

接着就是椅子被移开时发出的略显刺耳的摩擦声。

夏天要过了。

朱一龙听到自己说。这句话之后,所有场景轰然崩塌,同学们的哄笑声也慢慢远去了,万物全然消失,一片黑暗中只有坐在画面中央的白宇顶着落地扇吹,叼着冰棍问他:“你不喜欢夏天吗?”

“不算喜欢,不过现在觉得这个夏天再长一点也很好。”

“嗯,”白宇吃掉最后一口冰,咬着木棍说,“我也挺不想暑假就这么结束了,怎么这么短啊。不过没事,开学我们就能天天见啦!”白宇在地板上平躺下,取下木棍抓在手里,兴奋地说:“我们去打篮球!开联赛!隔壁班那个谁?个儿高的那个!太臭屁了,我们俩一起……”

“我要走啦。”朱一龙说,他努力让自己的语气轻快一点。

白宇立马翻身正坐:“你要去哪里?”

“很远的地方。”

“那……也没事,我可以等你回来嘛,”白宇打着哈哈想缓和气氛,却看到朱一龙一脸的沉默而有些局促了,“龙哥,你会回来吧?”

“我不知道。”

“那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朱一龙叹了口气:“我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白宇低下头不想理朱一龙,朱一龙堪堪错过对面坐着的少年泛红的眼眶。

“但是我知道,这段日子是和你一起走过的,真好。”

白宇蓦然抬起了头,眼睛里星星点点,全是光芒。

少年的白宇不知道,在另一个空间里他会和朱一龙在彼此接近而立之年时才相识,他们一起从低谷走向高潮,从籍籍无名到家喻户晓,并肩迎接属于他们的掌声与欢呼。他还是一个少年,能够毫无顾忌地去迎接大雨,在晨光中骑车飞驰,他还能任性地开玩笑。他不像那个在娱乐圈里砥砺了数年的白宇,可是骨子里的东西是不会改的。他善良热情,在人前永远是开朗有活力的,那是白宇想给大家留下的印象,朱一龙也会尊重他,不去探寻那背后是否还有沉重的隐忍。

朱一龙需要的,仅仅是清楚白宇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就行了。他愿意去相信他们能走很久,因为那是和白宇一起。

 

像是一股力量把他从梦里推了出来,朱一龙睁开眼,阳光从没有拉好的窗帘缝隙间洒了进来。

他回来了。属于这个时空的朱一龙的真实生活。

朱一龙翻身下床,准备开始迎接新的一天。他刷牙的时候习惯性地拿起微博刷刷当天的动态,朱一龙简单浏览了一下粉丝的私信和评论,想了想,又点开了白宇的超话。他拇指慢慢地在屏幕上划着,最终在一条微博上停住了,粉丝正在科普白宇的外号和小名。

“小白菜?”

朱一龙回想了一下梦里的白净少年,脱口而出了一句“确实”,在反应过来自己被白宇的口头禅毒害了之后,笑着差点喷了面前的镜子一口牙膏泡沫。

被另一端的朱一龙念叨着的白宇在床上翻了个身,又抱着被子蹭了蹭,这才悠悠转醒。他努力地回想了一下今夕何夕,又带着刚睡醒的迷糊劲“嘿嘿”一笑:“小时候的龙哥逗起来真好玩儿。”

这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梦境。

 

FIN.

 

谨以此文献给这个昙花一现的夏天

感谢我的好友阿泽和盹儿

评论(3)
热度(58)

© 糯米柴 | Powered by LOFTER